中共琼海市委组织部主办欢迎光临琼海党建网
专题实践

广州声援“五卅惨案”集会的军界总领队——曹石泉

打印本页 | 字号:T|T
2016-06-28 15:40:43  来源:琼海通讯

曹石泉,原名家钰,笔名渊泉,1892年出生于琼州府乐会县(今属海南省琼海市中原镇)长仙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他3岁丧父,童年丧兄,因家庭经济困难,在乐会县立高等小学毕业后,便随同叔父赴南洋做小贩生意兼学英语。在殖民主义者统治下的新加坡,幼年的曹石泉深深感到无产阶级尤其是华工被帝国主义压迫的痛苦。于是,他便将自己挣来的微薄工薪连同各方赞助用来设立夜校,招收华工学习文化知识,开展宣传教育工作。在此过程中,他开始认识到帝国主义者是中国人民的大敌,要解放被压迫阶级,没有军事知识去武装强有力的军队是绝无希望的,因此萌生了军事救国的想法。

1919年初,曹石泉从南洋回国,进入云南讲武学堂第十五期工兵科学习,1922年初毕业。同年4月返粤,任孙中山陆海军大元帅府参谋部副官,不久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北伐。6月,陈炯明背叛孙中山,北伐军回师讨逆,未果。曹石泉便随部转赴福建东路讨贼军,任第四旅连长,旋任警备军连长。1923年初,滇桂联军东下,军阀陈炯明被逐出广州,粤局重光。曹石泉先后任广东海防陆战队第二团第二营连长等职。该部奉令驻守增城县,与东江军阀陈炯明部对峙。陈炯明率部数千之众前来围攻,曹石泉率部顽强抵抗,坚守城垣12日,表现了坚韧不拔的革命精神。

曹石泉经过数年的军事斗争,渐渐悟出了这样一条道理:如果没有民众作基本力量,只靠少数人从事军事斗争,单凭武力来打倒帝国主义和一切恶势力,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。因此,他曾对别人说:“在今日这种无主义训练与无纪律制裁的军队当中,只是增加罪戾!”所以,他很想“解甲归田”,致力于工农运动。

就在曹石泉积极寻找革命出路的时候,1924年1月,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。大会通过了孙中山的“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”三大政策和《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》。宣言接受了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反帝反封建的主张,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,会上还决定创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。曹石泉得知此消息后非常高兴,他对别人说:“希望中国将来现一线之曙光,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是负了完全的责任,因为它是负了党的使命,并且是中国唯一有主义、有组织、有纪律的学校,建设在民众的上面去训练民众的武力。”于是,他满怀希望进入黄埔军校,任第一期第二队区队长。同年,经徐成章介绍,曹石泉加入中国共产党,实现了从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的思想转变。

曹石泉加入中国共产党后,革命热情更高,他不仅致力于黄埔军校的教学工作,而且很关心苦难中的家乡人民。他积极参加琼崖留省青年组织的新琼崖评论社活动,曾先后为《新琼崖评论》撰写了《资产阶级能够赞助国民革命么?》等五篇文章,努力宣传国民革命运动。

1924年底,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毕业,军校根据孙中山“以黄埔学生为骨干”“成立革命军”的指示,先后建立了两个教导团,曹石泉任第一团第三营营长。1925年2月,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一次东征,曹石泉转任学兵连连长,率队参加东征。在棉湖会战和进攻兴宁县城的战斗中,他身先士卒,不怕牺牲,荣立战功。

4月13日,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议决定以黄埔军校教导团为基础成立党军,曹石泉擢升为党军第一团第三营营长。此后,率部移驻梅县。在此期间,曹石泉领导所部积极安靖地方,支持工农青妇等群众运动。4月29日,他亲笔给梅县革命青年题词,写道:“革命本来不是专家的,但是又不是任何人都可革命的,惟我辈青年尤为是党员,才有充满的革命性。”在曹石泉的勉励和鼓舞下,梅县青年革命运动蓬勃发展。

1925年5月上海“五卅惨案”发生,军校官兵不胜激愤,曹石泉对部属说:“帝国主义者不灭,中国人永无生路……帝国主义者之鱼肉惨杀中国人,并非自今日始……这次的惨案,确可引起中国各阶级彻底的觉悟,与增厚团结革命的力量。”同年6月初,革命军回师广州,讨伐军阀刘震寰、杨希闵叛军,曹石泉率部返回省城。6月23日,广州各界在东校场举行援助“五卅惨案”集会。当天中午,曹石泉率领黄埔军校党军第三营官兵赴会。出发前,他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演,揭露帝国主义的凶残。到东校场后,曹石泉被推选为军界的总领队,率领游行队伍向沙面租界方向前进。下午3时左右,当队伍行进到沙基路时,遭到英法帝国主义者海军陆战队射击,游行群众当场死亡50余人,重伤170余人,轻伤不计其数,酿成了骇人听闻的“沙基惨案”。曹石泉是这一惨案中的死难者之一。因为他在反帝斗争中表现最积极,又是军界的总领队,所以帝国主义对他倍加注意,曹石泉成为敌人射击的主要目标,是被敌击中的第一人。当时曹石泉身中3弹,被送往光华医院急救,终因伤势过重,医治无效,不幸牺牲,年仅33岁。

(中共琼海市委党史研究室)


版权所有:中共琼海市委组织部